水墨画

表白太太www

老残:

老张他怎么整都好看(´;ω;`)

【瓶邪】事后谈话梗

表白太太😘😘😘

辛于:

@水墨画 小天使的点梗


好歹在向着温馨的方向发展了吧哈哈哈


希望喜欢】




我们的事后谈话一般在浴缸里。


有时候谈着谈着我会睡着,有时候谈着谈着我们会把事后再一次变成事发,总之第二天我一般会稀里糊涂地在床上醒来。头几次的时候我总怀疑自己是分裂出了第二人格,帮我抵挡一个不那么冷静的张起灵。


我先跨进浴缸,水很热。张起灵还穿着一件长袖,慢条斯理地拽下一只袖子。


“衣冠禽兽。”我说,闭上眼睛,顺着池壁滑下去。


张起灵迈进来,带起水流的波动。他抓着我的下巴很卖力地吻一下,我闭着眼睛笑了。


他坐到我对面,握住我的一只脚踝往里清洗,我觉得耳朵上面有一根血管跳了一下。


“听说过了四十岁,身体就在走下坡路了。我觉得咱们也应该禁欲保肾,修身养性。”


张起灵的手轻轻抽出来,路线逐渐往危险的方向偏移。


我想了想,又说:“其实关键可能不在这儿,而在保温杯里泡枸杞。”


他停了手,看了我一眼,坐回去,扭头去拿洗发露。


“没有了。”张起灵说。


“哦。”我说。


“别问我新的在哪,上次是你去买的。”我又说。


张起灵把瓶子放在旁边,水淋淋地站起来。浴缸里的空间大了很多,我坐起来看他。


他几乎打开了洗手间里所有的柜门,转身的时候不时地碰倒东西,我看不过去,又不愿意出去,蒸汽蒸得我昏昏欲睡。


他回头看我,我趴到边沿上。


“最下面那个柜子,再往里点。”


“没有。”


“右面那个。”


“没有。”


“上面那个。”


“没有。”


“……”


“……”


我站起来,蹲下,从一开始最下面那个柜子的最里面找出了一瓶新的洗发露。


薄荷劲爽,啧,大冷天的,牛批。


“下回你把家拆了再跟我说找不着吧。”


他只顾左右,没说话。


我又躺下去,听到张起灵慢悠悠地开口。


“好像沐浴露也没了。”


呸,混账王八蛋,我宁愿回你老家去抓猴儿杀鸟儿也不想再从我的浴缸里出去了。


在我马上要睡着的时候,他终于找着了沐浴露,又跨进了浴缸。


“你之前也有那种快递途径吧,运些活物什么的,一般快递不给寄的那种。”我回了点神,用脚趾头蹭蹭他的小腿。


“嗯。”他把洗发露打开,放在一边。


“帮我联系一下,我给瞎子寄点东西。”


“寄什么。”


“嗨。”我坐起来晃晃脑袋,把洗发露倒在手心里,搓得一手都是泡儿,“不是教师节没给他送礼吗,想着弄三五头小猪,寄给他炒青椒。”


张起灵没答话,拧开一瓶新的沐浴露,把瓶盖下面的塑料环取下来,套在了我挂着泡沫的中指上。



【瓶邪】三日喧嚣(接长白送别,一发完)

呜呜呜夸爆太太

孤舟闲行:

*一个虐梗,慎入。


>>>


“我疯了一般地去找他,往缝隙的深处挤,发现那里竟然没有任何道路……
“我在那个地方待了三天,直到暴风雪慢慢平息下来了,我才彻底绝望。”


                    ——《盗墓笔记•大结局》


不知道吴邪是否因为不愿意回忆那种痛楚才将那三天内发生的一切一笔带过,值得一提的是,正如吴邪所记录的,当时长白山上风雪肆虐,再加上吴邪患了雪盲症,张起灵确实在他醒来之前消失了,却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真的放任吴邪不管,事实上,他在那洞穴的石墙后守了吴邪最后三天。


——


“……小哥?”


吴邪一醒来就看到了边上空空如也,他喊了一声,撑起身子环顾四周,脸色立刻沉了下来。
周围已经没有人了。


“小哥!”


吴邪慌乱地爬过去摸旁边那个睡袋,张起灵已经离开了两个小时,那里面无疑是冰冷的。


吴邪随即站起身大声向四面喊:“张起灵!”


没有人回应。


吴邪大骂一声,疯了一样往缝隙深处挤,那里面的机关已经被张起灵动过,甬道自然是完全封闭的。


此时,张起灵与他一墙之隔,从岩石之间那条缝隙的特定方向往外看,他甚至可以清楚地看到吴邪的一举一动。


吴邪开始歇斯底里地喊他的名字,当然,除了石壁的回响和外面的风雪声,再没有其他回应。
意识到这点以后,吴邪愣愣地站在那里发了一会儿呆,突然发疯一样满世界寻找机关,他狂乱地把洞壁上够得到的每一块石头按压敲打过去,徒手操作,不得要领。以那个力道,张起灵笃定他找完一遍后,指尖和掌心肯定都会磨破。


洞穴就那么大,两个小时过去,吴邪显然一无所获,但他没有停止,很快又开始摸索第二遍,这一次要冷静很多,吴邪似乎恢复了一些理智。但张起灵很清楚,以吴邪现在的水平,这道机关他不可能找到并打开。


吴邪摩挲了三四遍以后,也很快意识到没有那么简单,他思索着从包里翻了一些装备,拿匕首和石块做工具,把每一寸地面和墙壁一点点撬过去。
这项工作持续了非常久的时间。
吴邪用一种令人惊讶的执着在做这件事,一早上时间很快过去,下午,他放下工具,冲到外面顶着暴风雪大喊,喊的什么张起灵听不太清,声音一出口就被狂风吹散了。
吴邪不死心,又回到洞穴里对着那条缝隙喊,他喊小哥,喊张起灵,甚至喊闷油瓶,时而劝说他回来,时而狠狠地骂他,能用上的一切语言无所不用,后来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停下来声嘶力竭地喊救命。


张起灵知道吴邪在打什么算盘,无非是指望他听到求救声,再像之前那样回来一次。
但吴邪现在显然并没有生命危险,张起灵自然不会出去见他。


吴邪似乎认定了这个方法确实可行,他停下寻找机关的事,哑着嗓子,一遍一遍喊张起灵的名字求救,一个小时以后,他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了。


“小哥,救救我……”


这是张起灵听到的,吴邪能发出的最后嗓音,粗糙沙哑得就像铁器的锈磨过沙皮。


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吴邪背对着张起灵这个方向坐在地上,一动也不动。起初,张起灵以为他只是睡着了,后来才明白过来,他是在哭。


这种令人心焦的示弱没有持续太久,但也足够张起灵受了,吴邪重新站起来以后,张起灵才发现,自己掌心和吴邪一样,被岩石磨破了。


那天的一整个晚上,吴邪重新在洞口到深处的缝隙之间来来回回探索,不知疲倦地敲打摸索每一块石头和缝隙,离得最近的时候,他甚至只与张起灵倚在同一块石头上。


第二天黎明的时候,张起灵能看到吴邪周围所有的岩石上,都沾着斑驳的血迹。


离张起灵从吴邪身边消失过去了二十四小时,他静静地站在厚重的岩石后面,不曾将视线从吴邪身上移开一分钟。他清楚地知道这段时间内,吴邪没有进食,甚至没有合过眼,仅仅过去了一天,吴邪形容枯槁,整个人憔悴地像生了一场大病。


外面的暴风雪依旧肆虐,吴邪喝了几口水,跪在地上将那些找了十几二十遍都一无所获的石头一寸寸抠挖过去,这时候他已经明显体力不支,有一次,他站起来去够高处时,突然扶住脑袋,身子小幅度地晃了晃,颓然昏倒在地,额角被地上的碎石划开一道口子,鲜血汩汩地淌了出来。


张起灵在石缝后面看到这一幕,猛地站直了身,正欲打开机关出去时,却见吴邪自己缓缓地爬了起来,他脸色惨白,站立不稳,跌跌撞撞挪到外面用冰雪擦了擦额角勉强止血。


好在只是低血糖。
吴邪意识到了严重性,暂时原地休息了一会,打开张起灵留给他的行李,翻出食物和水,一边往嘴里塞,一边把包里所有的东西统统倒了出来,一件件细致地翻看过去。
然而,张起灵并未给他下留任何信息。


吴邪最终抱着那只鬼玺安静下来,像是把所有力气都用尽了。
他明白了,就这么大的一点地方,张起灵不想见他,他永远也不可能找到。


第三天的时候,吴邪眼里已如一滩死水。
张起灵知道,他放弃了。


吴邪面如死灰地坐了一早上,前两个晚上他都没有睡觉,第三天下午,吴邪像一具尸体一样躺倒在地,眼泪从他脸颊上冲刷下来,他就这样横在地上,睡着了。


吴邪没有心思拨弄那堆篝火,到了第三天的后半夜,那些火苗一点点熄灭,这种温度下,在冰冷的地上躺一夜是致命的。


三天了,张起灵终于打开了那道机关,他从石缝中走出来,把吴邪身边快熄灭的火堆挑燃了。
重新旺盛的火焰明明暗暗地跳跃着,影子和光芒交替落在他们脸上身上,吴邪体力透支,睡得很沉,面颊上有两道流入耳后的泪痕。


张起灵仔细看他沾着血和灰的双手,看他粘成一缕一缕的发,看他额角结痂的伤,看他开裂渗血的唇,最终,张起灵没敢冒险去触碰他哪怕一次。


这是最后一个夜晚,外面的风雪声渐息,张起灵在吴邪身边,安静地坐了很久很久。
那以后,任凭在青铜门的黑暗里等待多少年,张起灵始终能记得那堆篝火的温度。


第四天早上,暴风雪已经过去了,长白山上的日出美好地不像人间。第一缕阳光投在吴邪脸上以前,张起灵低声说了再见。


 
吴邪醒过来以后,机械性地吃了些东西,迟缓且吃力地整理了下山的装备。


“小哥……”
他的嗓子还没有养好,只是向着张起灵的方向动了动嘴唇,有那么一瞬间,张起灵甚至以为吴邪发现了自己,但事实并非如此。


吴邪额角的伤已经结痂,让那张清秀的脸平白多了些狠绝,他眼里有泪,嘴唇微微颤抖着,却什么也没能说出来。


他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张起灵看着吴邪的背影消失在视线可见范围内,引以为豪的意志力悉数崩盘,他靠着墙壁滑坐下来,大口喘息,就像经历了三天的恶战。张起灵下意识按了按胸口,感觉到那里全然是麻木的。


——


这是张起灵能护住吴邪的最后三日,他们的离别由此开始。


往后十年,天涯路远,他护不住了。


END、

啊啊啊啊啊啊啊神仙太太

赭凉:

封面(局部)

瓶邪~我觉得好看的文~基本都是沙海或沙海后日常,或者雨村铁三角日常

文名:同居物语  沙海后日常
老福特作者名字:T_theresa
贴吧:由爱兔子的小洛转载
以下皆为贴吧能看的作者或转载者名字
文名:鬼三台by仰望
文名:被遗忘的那些年by瀛洲牧ml  沙海后日常
文名:花菩提by潇潇笔刀  雨村日常
文名:若是初见by冻秋梨子 沙海后日常
文名:去日苦多by迷野Miye 沙海
文名:通天盛宴by线性木头  沙海
文名:我这一辈子by gluebal  沙海
文名:雪域幻境by红河岸边小巫女  沙海
文名:沉浮by千代小真  沙海
文名:十年云雨化清风by千代小真  沙海
文名:归期by薄暮流金  沙海
文名:千年雨歇by薄暮流金  雨村日常
文名:吴老弟与大张哥的闹劈叉日常by洛洛-洛洛  雨村日常段子
文名:千年雨下语千年by hhftdrzrgr
817后归隐日常
文名:张吴王的故事by陈家的萱宝
文名:雨村不明恋爱事件by秦之染
文名:浮生若梦by蓝蝴蝶ZY  沙海后日常
文名:大张哥和老吴的小日常by玉幻如风  沙海后日常
文名:生辰by白天kylin   沙海后

记梗。

这设定真的可以哎。。。之前看了某篇abo耽美文恶心的再也不敢看abo设定的文😱😱😱😱

巴拉拉二狗子之神:

重建abo世界观。原来的太畸形了一点人类社会逻辑都没有什么玩意儿。
  
     
omega人数最少,在社会上仍然主要负责生育,也可自由承担工作,一般不允许进入高危行业。omega有发情期,不存在被终生标记,可以被短暂标记,一生中可以有多个伴侣。如果长久(十年以上)固定一个伴侣,信息素交融使标记可转化为长久标记,难以消除。


beta人数最多,是社会生产力的主要承担者,为了保持alpha与omega的权利平衡,维护民主政治,政治成员及领袖以beta居多。没有发情期,信息素相较而言平淡,也可以被短暂标记和短暂标记别人。可自由结合组建家庭,但生育率很低。


alpha人数较omega多较beta少,通常在社会上很出色,承担精英角色。有发情期,可以短暂标记omega或beta。一生中可以有多个伴侣,长久固定一个伴侣形成长久标记,互相作用。不能受孕。

呜呜呜呜心疼老吴,大大好棒!

Erik:

只能在幻境中追寻他的身影,梦醒时分是被幻觉与现实撕裂的痛苦,在镜前有一瞬间竟也无法分辨镜中的自己是否是真实的。

—————————————————

.......电脑显示器显色出了问题导致紫蓝和灰蓝分不清楚也很痛苦......T T

昨天晚上和老姐一起去楼顶吹风的时候拍的。。。然鹅楼顶也好热(இωஇ ) 下楼了更热థ౪థ

引诱入坑保证不虐只甜的结果又是坑又是虐的。想杀人了!